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能机器人网 > 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也许跟人无关

    发布时间: 浏览量:
  • 0

  跟大家讲一个人工智能思想的起源:1739年,启蒙运动正当其时,巴黎是欧洲当之无愧的科学与文化中心。一个叫沃康松的年轻人,向世人展示了一只“能吃喝拉撒的鸭子”。这只机械鸭子能站能坐,能摇摇摆摆地走路,能吃玉米粒能喝水;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它竟然还能排便。




  这只鸭子被呈给了国王路易十五。巴黎的沙龙里都在谈论它,从哲学到政治,从上帝创造生命到人在万物中的地位。据说伏尔泰这么评价,“没有它,你根本无从忆起法兰西的荣耀”。而它的发明者沃康松,顶着重新制造生命的光环,被选入了法兰西科学院,与笛卡尔、帕斯卡同列。

  秘密竟然直到四十年后才被揭开——尽管机械鸭的构造确实十分精巧,由几百个零件构成,但最神奇的排便功能却彻底是个谎言。粪便是预先就藏在了体内,等待进食后一段时间,由机械设备排出。

  沃康松的时代,距离牛顿的苹果落下已经七十多年,蒸汽机械的力量正在释放。那时让人感觉最先进的东西就是机械表一样的结构,布满复杂的齿轮和连杆。启蒙运动有一个经典的比喻,即上帝是一个钟表匠,上好发条后世界就能自己运行了。机械,好像就是世界的答案了。

  刚刚过去的2016年是“机飞狗跳”的一年。阿尔法狗战胜了李世石,大众媒体突然发现,机器全面超越人类似乎指日可待,有关人工智能的讨论热火朝天。二百年以后,未来的人们会如何看待我们今天的技术和信心呢?他们看阿尔法狗的故事,会像我们看沃康松的鸭子那样么?两者不能简单类比,不过,金融业里有个老笑话,叫“这次不一样”。在谈论人工智能之前,讲个老故事也未尝无用。

  《心智社会》

  [美]马文·明斯基 著 任楠 译

  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6年11月

  马文·明斯基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奠基者,正是他提出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概念,并一手创建了麻省理工人工智能实验室。他1969年荣获图灵奖,是第一个人工智能方向的获奖者。今天大红大紫的凯文·凯利、雷·库兹韦尔都是他的晚辈和粉丝。

  他最重要的作品是《情感机器》和这本《心智社会》。《情感机器》原版2006年出版,是他最后一部重要作品,从名字就大概能看出作者的理念,情感是人独有的,但科学家要做的就是对人类思维方式建模,剖析人类思维的本质,然后再去创建一种能理解、会思考、具备人类意识、常识性思考能力,乃至自我观念的情感机器。《心智社会》英文原版比《情感机器》早了20年,这是作者更年富力强时的作品,像是后者的学理基础,是后面这整套想法在所有学科里的地基。

  明斯基假定任何大脑、机器或其他具有思维的事物一定都是由更小的、不能思考的事物构成的,他称之为“思维智能体”,只要能解释清楚思维是如何由这些本身无思维的成分组合而成的,就算大功告成了。不过世间所有的难题本都在这从无到有的一跃。作者调用了他在上世纪80年代能看到的所有其他学科的最新进展,来支持他的论述,其博学与宏大都令人赞叹。但这也正是阅读的难点,需要广博的背景知识和超强的逻辑能力才能跟上作者的节奏。

  《终极算法: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如何重塑世界》

  [美]佩德罗·多明戈斯 著 黄芳萍 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6年12月

  人工智能的路径,可以粗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像明斯基那样,先试图找到人类认知事物的方法,再模仿人类的认知方式,抽象出一套逻辑方法,在计算机上实现;另一种是基于统计的方法,不管人类的思维过程到底怎样,只用特定的目标和大量的数据来训练计算机,让它自己找到路径达到目标。两者的分水岭,大概就是在1986年前后,前一种方式屡屡受挫、进展缓慢,后一种方式则随着计算能力的发展和数据量的积累,变得越来越可行。

  所以,诸如“计算机是人造出来的,它的规则是人设定的,所以它永远不会超过人类,顶多是算得快不用休息”一类话,完全行不通了。阿尔法狗正是基于后一种设计方式,才战胜了人类。它的制造团队,完全不知道它下一子会落在哪里。

  《终极算法》就是基于后一种理念在谈论人工智能,作者是华盛顿大学计算机教授、国际机器学习学会联合创始人。作者把机器学习的理念延伸到极致,假定我们有一套终极算法,不仅是如何下棋这种事,而且连如何学习下棋,都让计算机自己去学,人类提供第一推动后就可以走了,之后就跟人无关了。因为机器并不是在模仿人的认知逻辑,并不需要参考模板。

  作者在书中分析了目前机器学习的几种主要流派,探讨了终极算法实现的可能路径。

  《人工智能时代》

  [美]杰瑞·卡普兰 著 李盼 译

  浙江人民出版社

  2016年4月

  如果人工智能真的达成了,我们会怎样?人类纷纷失业?贫富更进一步分化?或是最终被机器豢养?

  作者卡普兰本来是硅谷的创业明星,后来回到斯坦福任担任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所以李开复的序言称,“世上少了一位传奇创业者,却多了一位人工智能的白发航海家”。

  虽然回到了学院,但这本书远没有上面两本晦涩和艰难,因为卡普兰探讨的不是科技问题,而是面对人工智能,我们的伦理原则和社会规范该怎么适应。机器人犯罪了谁该负责呢,主人?生产商?还是机器人自己?这些问题,大多数他已经有了答案,一套贯穿法律、经济、生态的解决方案。但他在书里并没有清晰完整地表述出来,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这本书更多的功用是引人思考,而非醍醐灌顶。

人工智能也许跟人无关3.jpg

  《未来简史》

  [以]尤瓦尔·赫拉利 著 林俊宏 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7年2月

  这是《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的最新作品,逻辑上跟前部作品也有承接。《人类简史》说到智人之所以能主宰地球,是因为人有虚构的能力,尤其是虚构意义的能力,这使得我们能低成本地构建大范围的合作,从而赢得竞争。诸多意义网络里,最强大的就是宗教。这里的宗教,是指一整套规范和价值,对应中国人的语汇逻辑来说,更接近“意识形态”。《未来简史》里,赫拉利推论,科技的进步正在破坏现代世界最重要的宗教——人文主义,因为科技对人的自由意志和个体的不可分割性提出了挑战,而这正是人文主义的基石。

  赫拉利预测,作为现代人宗教的人文主义终将崩塌,最有可能填补这一空缺的是“数据宗教”。这个宗教初始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让人类活得更舒服,但反客为主是迟早的。不要对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抱幻想,人类既然能杀死上帝,就不应该再指望诫命有用。

  在数据宗教里,人是作为一种处理数据的生物算法出现的,所有人成了数据宗教里的小零件,对其贡献就是提供有限的数据和并不高效的处理,所以被淘汰也是必然的。这样一看,人类的结局或许颇为黯淡。从这个角度想,我宁愿今年的人工智能风潮仍然是那只鸭子的故事。

声明:
分享知识,勿忘初创!
电器吧内容大部分均为自己原创,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页面永久链接http://www.dianqi8.cn/pro/AI/1423.html

猜您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