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能机器人网 > 智能机器人

机器人都会写诗了,一代文人骚客的追求

    发布时间: 浏览量:
  • 0

  “孤陈的城市在长夜中埋葬

  他们记忆着最美丽的皇后

  飘零在西落的太阳下

  要先做一场梦……”

  这是机器人微软小冰堆砌的辞藻,错综而不押韵,但它确实是一大进步。

  为了主推微软小冰这本书,坐着乔杉也是别具风格,写了一篇很入心的软文。

  人们缺失什么就去追寻什么?“机器人”与“诗”,两个互不相关的词,在这个时代显得吸引眼球。

  机器人,时代的前沿者

  诗,人类心灵深处的自己

  于今天,这个浮躁的社会,令人更恐慌。

  文中提到高晓松就曾感慨,“为所有的大国手伤心,路已经走完了。多少代大师上下求索,求道求术,全被破解。未来一个八岁少年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战胜九段,荣誉信仰灰飞烟灭。等有一天,机器做出了所有的音乐与诗歌,我们的路也会走完。”

  机器人都会写诗了,你呢?

  真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失去诗意吗?

  时代变化太快,我们的变化赶不上时代的变化

  忽如一夜春风来,醒来,我们不认识了

  身体机能过于常态,不认识这个时代

  于是,便惶恐

  机器人都会写诗了

  你呢?

  生活过的一地鸡毛

  作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

  喜怒哀乐,爱与恨,痛与烦

  每每一件事情都牵扯着你的神经

  因为重情,所以失态,所以失眠

  于是,第二天起来

  积压的负担使你看上去那么精疲力尽

  每个人如同一个程序的一个小的代码

  忙碌但却会不由自主自我迷失

  在毫无情感,有严格逻辑肌理的AI面前

  我不得不很弱弱地承认,我真不如你呢

  恐慌伴随而来的是对于自己的不自信

  生存环境被压迫,何去何从

  社会在转型,人这个角色也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在时代的角色

  当然,作为个总是胡思乱想的人,是痛苦的

  远而不行,似乎都是对虚妄的另一种解读

  一位同行姐姐,毕业于名校、混迹于北京10年,家境殷实

  斯时,同样感慨,一种职业的落寞

  工作是职业不是事业,圈子,总会成为一个伪“圈”

  惑,更多来寻找最初的源头

  今日读的一首诗,挺切合内心。。。。。

  耶胡达·阿米亥1924年出生于德国乌尔兹堡。以色列当代最伟大的诗人,也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国际诗人之一。诗作透明而睿智,善于使用圣经和犹太历史作为诗歌意象,诗多涉人类的生存环境和普遍命运,其想象力丰富得惊人,具有深远的哲学意味和语言渗透力。出版了诗集《诗:1948-1962》《时间》等十余部。多次获得国际国内文学奖。

  生于德国的乌尔兹堡的阿米亥,十二岁时随家迁居以色列,“实际上,在十八岁时,就像我这一代人中的许多人那样,我们不得不去打仗。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时我自愿加入了英国军队。而后来,当我们的战争在以色列开始时,我也卷入了这场战争”,他在战争中目击了以色列独立战争和西奈战役。

  他说,如果没有人生的艰辛,就没有诗人。

  他写《最初的战役》,

  “最初的战役/以几乎致命的亲吻/拔起可怕的爱之花/像炮弹那样。士兵小伙子们/被装载在我们城市漂亮的公共汽车里——12路、8路和5路到前线去。”

  读曾经的时代,更懂这个时代,于你,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声明:
分享知识,勿忘初创!
电器吧内容大部分均为自己原创,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页面永久链接http://www.dianqi8.cn/pro/yenei/2040.html

猜您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