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能机器人网 > 智能机器人

人工智能与人类大战的碎碎念

    发布时间: 浏览量:
  • 0

  “每个文件都会有一个独特的SHA-1特征码,而想通过简单的修改某个字节或某些字节,又要保证文件名、大小和安装可靠性的前提下,达到文件密钥SHA-1碰撞效果几乎是不可能的——需要单一CPU计算6500万年;总之,有生之年,SHA-1加密是绝对值得信赖,敬请放心,他们比天气预报要可靠的多了。”

  我竟然还能记得七年前一个温煦的春日午后高中计算机老师说的这番话,倒不是我对SHA-1寥寥几行的算法却能产生如此繁复的加密效果有多惊异,反而是老师那比历代帝王都洒脱的逻辑——要什么千秋万代,有生之年足以。

  殊不知,有生之年虽不及6500万年的海枯石烂,但估计还没有七年那么短。今年年初,Google宣布攻破SHA-1算法,倒不是IT奇才们在优化解密算法上找到了缺失的那页葵花宝典,抛开“分布式”、“云计算”、“GPU加速”的噱头,实质就是一个字:算。Google还顺带给解这6500万年难题标上了价:今年110万美金,预计三年内会降至5万。

人工智能与人类大战的碎碎念.jpg

  没法在时间的深度上较劲,但我们还有思维的广度。所以,几天前的那盘棋,我期待的结果是这样的:棋盘一侧的翩翩少年,在代替机器落子的业余棋手宣布认输后,从棋桌边猛地弹起,向对手鞠了一躬,拂袖而去。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当初吹的牛都圆回来了啊!”

  一个优秀的人类棋手需要经历数十年,数千局的对弈。不仅仅为了让他们熟记定式,熟练收官,更是培养一种棋感。纳棋盘上的行云流水入胸中,落子之时,自然是带势的,那种机器理解不了的势。

  不了解棋的结果是我们。所谓直觉、大局观和判断力,深究起来,都是些人类思维结构中尚不能完全用逻辑解释的东西。弗洛伊德和荣格倒是发表过各种各样的推论,但其发明的终究不过是能够对此加以表述的术语而已。方便固然方便,但无非在心理科学与经验主义外面涂上一层繁琐哲学的油彩罢了。

  但蒙特卡洛树搜索算法成就不了完美的围棋,在一个以胜率为参照系的世界里,只要能99%概率地赢10目就绝不会考虑98%概率地赢20目。棋士也注定会继续在棋盘上挥洒着CPU运转发热之外的那一种真热情。只不过在以前下棋,你再怎么才华横溢,也未必就能填饱肚皮;但只要你拥有敏锐的直觉,就不必担心混不上饭吃。而到现在,这话可能得反一反说了。

  最近律所引进了可以进行合同文本识别、条款分类整合再输出的法律尽职调查软件,把玩了一下,我开始担心下一顿饭了。

声明:
分享知识,勿忘初创!
电器吧内容大部分均为自己原创,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页面永久链接http://www.dianqi8.cn/pro/yenei/2046.html

猜您想看